二十四节气,寻找乡愁

www.15.net 1

2月5日,在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二十四节气”石阡“说春”保护传承座谈会上,我省被确定为“二十四节气”代表性非遗传承基地,石阡“说春”项目被列为重点传承体验项目。

封万明家中珍藏的祖传说春词、八卦图和节气表。

据悉,我国将在全国建立二十四处“二十四节气”代表性非遗传承基地,用以保护传承由“二十四节气”衍生的活态文化资源,目前已确定在河南、湖南、浙江、宁夏、贵州等地首批兴建十处,其中一处就在石阡县,所传承与体验的项目便是石阡“说春”。

www.15.net 2

石阡“说春”是石阡县花桥镇坡背村村民中世代流传下来“劝农行耕”的综合性民俗活动,主要集中在“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时节。在万物复苏,将要犁田耕种的时候,春官会行走镇远、施秉、天柱、八拱、剑河五县去“说春”,手端春牛,走村串寨,给每家每户唱诵吉祥春词,派送印制的“二十四节气”春贴,劝行农事,不违农时。

“从县知府领取通关文牒后,‘春官’就开始走村串寨,入户开财门‘说春’,我们干寨不干家,一出门就最少两个月才能回家。”2016年2月15日,在贵州石阡县“百名春官说春”活动现场,花桥镇坡背村的71岁老“春官”封乡国一脸自豪。

去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十一届常会正式通过决议,将“二十四节气—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知识体系及其实践”项目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石阡“说春”正是该项目最具代表性的扩展名录之一。

“说春”是石阡侗族人民世代流传下来的一种民俗活动,主要流传于石阡县花桥镇坡背村,活动范围辐射到全县各地。“说春”古名“鞭春”,其俗渊源甚古,时至今日,每岁“立春”时节前后,县内约有一百多个“春官”,手端“春牛”,走村串寨,或入县城,挨户说春。说春之人,称为“春官”。据考证:“春官”是我国2000多年前就有的官名,负责掌管邦国的礼节。据《周礼》记载:“以宗伯为春官,掌邦礼”。唐代也将礼部长官称为“春官”,从此朝中以“春官”为礼部的代称。历唐宋至明清,“司天官”属下有“春官正”“夏官正”等官名,明太祖设春、夏、秋、冬四官,谓之“四辅”。而有关“说春”之俗的文字记载,最早见载于宋朝。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立春》说:“立春前一日,开封府进春牛入禁中鞭春。开封、祥符两县,置春牛于府前。

至日绝早,府僚打春,如方州仪。”开封是宋王朝的东京都,所谓“如方州仪”即效尤地方风俗,到皇家宫廷内去行鞭春之礼。这说明当时各地专州就已经盛行说春之俗了。据旧《明史安然传》载:明宣德年间,石阡长官司正长官安然,负责管理“迎春”事宜。清朝是承袭明朝制度的。乾隆《府志》所载的“迎春”礼俗,明代早已盛行。据《石阡府志》载:明、清时代,每岁立春之时,石阡府僚人等要整装集队,扎“芒神、纸牛”,“迎春于东郊”,打马游街,大排宴席,“行鞭春礼”,然后赴城南“劝农厅”,石阡知府要“劝农行耕”,并带头犁田等。

民国时期封姓还到省政府办理“执照”,按地域说春。“春官”在规定范围内说春,“立春”气节一过,说到哪寨哪家,就把“春牛”放置在哪家人供奉,第二年又去从哪家人说起。清末明初直至解放前夕,

是“说春”发展的鼎盛时期,“说春”范围不再有地域之分,每年立春前后,艺人遍布全县各乡镇,活跃在仡佬、侗、苗、土家等各兄弟民族的村村寨寨中,时达数十日。

石阡县内说春的“春官”,分为“说正春”和“说野春”两种,全是农民。相传,花桥乡坡背村封姓是唐朝开国年间所封的“春官”,属于“说正春”。

封氏称其“说正春”的来历是:相传唐朝开国初年,大封功臣,封氏兄弟封福兴、封福宪立下战功,当朝天子问他们要封什么官,二人异口同声说要当“子孙官”。古时分封到外地的诸候王,各霸一方,都是子孙世袭。于是唐天子封他俩为“春官”。并且解释说:“春官”就是掌管一个地方的礼节,每年向封地内百姓讲一讲农事季节,一年之计在于春,不违农时就行了。兄弟二人想:这样的官子子孙孙都做得。于是“谢主隆恩”,封到黔地来了,沿袭至今。封氏讲春的范围是:镇远、施秉、天柱、八拱、剑河五县。坡背封家只讲镇远、三穗二县。那时候,“春官”不说春,也不叫“讲春”,而是“派春”。

即将“春贴”印制出来后,交官府发下去,

并收钱粮上来,统一交给封家,改朝换代后,有的官员不执行旧礼制,对封氏说:“你们封家既是春官,知礼知春,就应该去说给百姓知道,不能坐收钱粮。”封氏想:当初唐天子也是这样封过的。于是说:“要去说春可以,但是你们这些当官的吃五谷,靠人民养活,也要带头犁田,劝农行耕。”关于古代“春官”的认定,大多为有此方面的天赋及兴趣爱好的农人。传承方式以自然传承和自发传承为主,现主要代表性传承人有封复智、封家年、封复元、包正桥、封万明、封香寿等。

作为侗族的民族传统,“说春”保存了独特民间音乐艺术、民间说唱艺术的原本文化圈子,既吸收了其他民族的文化成分,又在其他民族中传播,表现出石阡侗族独特的农耕意识。其残留有较多侗语因子,对侗族民族语言及其变衍研究具有重要的价值。

同时,“说春”“春词”的演唱采用侗以及土家、苗、仡佬等民族民间曲调来演唱,是研究各民族民间音乐及其交融的主要例证。

www.15.net,解放初期,石阡全县封氏“春官”有二三十个,“野春官”几百人,说春范围遍及湖南、三穗、镇远、德江、思南、余庆等地。至今,年轻人外出务工,不愿亲自参与说春,出现传承断层,后继无人,组织“说春”难度加大。封乡国说:“由于本人年事已高,迈不动了,所以近两年没再出门‘说春’。”全县“野春官”也仅有十几个还在小范围的活动,“说春”已表现为自生自灭的濒危状况。

“说春”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极高文化内涵和历史底蕴,然而,在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的今天,在偏远欠发达的贵州,有最具价值、最不可替代的绚丽多姿、神妙奇特的民族文化,时常遭到人们冷落,徘徊在消亡的边缘,让人痛心。

在贵州石阡,“说春”是幸存者。为唤起人们对自身文化的记忆,近年来,石阡县委、县政府积极投身传统文化保护,以活动、培训班等为载体,细心呵护这一难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让难觅踪影的“说春”文化重新焕发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