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暖阳,最神圣最美好的美满

  “不似春光,胜似春光”的句子又来了,沐浴着深秋温暖的阳光,伴奏着键盘的轻响。

  一场大雷雨,导众迎中秋。夜风忽然至,天水满地流。

  好容易我今天照退休前习惯用了早餐,改变了退休後几年来三餐迟吃的习惯。这应该感谢原来篮球训练处的厂不再那样舍得开灯给人们打篮球了丶也应该感谢那些真的是因为怕撞倒我的好心人丶更应该感谢今年来不在球场上却在生活中脚和手先後受的一些伤,使我不得不一再停下来好好休养。

  幸先布袋盖幼菜,又将雨衣护摩托。无愁。体育馆内篮球运,顶棚漏水其奈何!?

  这不是在半夜,而是上午的时光。除了公鸡的劲啼和微微的车声响以外,还有的就是屋里的念经声和不远处偶尔的鸭鸣。

  次日中秋至,早课如常做。出门应俗事,邂逅亲友转婆娑。感恩事新说,答恩事儿多。老中青幼八九个,围着方桌坐,大鱼大肉小酒喝,欢声笑语乐呵呵!

  不知道远处那些近乎静止的树木是否感到凉,只看这窗台的吊兰和迎春花,一定也和我一样,感受和体验到秋阳的暖。

  低姿近匍匐,独自要上楼。青年紧跟礼节足,昨夜雨布下过要低头!

  如果说,我几天前向正搞建筑的邻居借了一辆铁“斗子车”载了几车的草皮和乾枝叶与土,这使我给亲手培育的菜宝宝厚实地上了火烧粪,促使正在生长的它们更长得欣欣向荣,被邻居赞誉为“漂亮”丶“黑细”是件快事,那麽,那铲草皮的另一邻居因喜欢草皮有人义务运走而向我道谢丶我却因为邻居义务为我铲草皮而向她道谢,在这种“谢来谢去”彼此诚恳感恩和有效的“合作双赢”中,我收获的就不仅仅是一些物质的东西,而满满的是精神的满足和心情的愉悦了。这样一种精神和心情上的好收获,决不亚于创造火烧粪的收获的愉悦喔。

  渐渐睡意浓,起身将回头。三颗菜苗引话题,农事参差说。烧好粪土待菜苗,不误农时土地不蹉跎。

  这样一件事情上的良好的邻里关系,既有利于自然环境的卫生,又有益于农事的“牛刀小试”。

  邻居菜苗多,主人或睡熟。愿待主人睡醒後,求赐菜宝农家乐。忽尔主人来电,外出购物问所需,耐心再等不言愁。

  当然,在不是名山大川的地方干上这类“名不见经传”的农事,也许会被某些俗人“横眉冷对”“嗤之以鼻”,也会惹人冷嘲热讽旁敲侧击,但是,因为这种事不是“臭气相投”的事,所以自然“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睡意浓不消,移走添访稠。只为菜宝牺牲“我”,三顾茅庐知侍候。

  都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我们固然喜欢彼此真诚感恩的良言“三冬暖”,但是我们不该也不肯因为抱怨别有用心者的言行而“六月寒”,反而也要感谢这些来自反面的灰冷色调的成全——因为,是这些灰冷色调的言行,让我们更感到美好的一切是有多麽的温暖!就像这深秋天气转寒,我们一方面自觉往身上增添了衣服御寒,另一方面无妨甚至促进我们更懂得细心感受和体验这深秋的太阳的温暖。

  带得菜宝上菜畦,迎着夕阳种菜谋。萍水相逢良缘聚,中秋养生唱新歌!

  “有比较才有鉴别”啊!这话朴素而深刻,这理明白而光鲜。世间一切事物中的发展和变化,无时无地不充满着唯物辩证和对立统一的规律的作用。这像高悬在天空中这一轮光芒四射丶给人温暖和力量的深秋的太阳一样,照耀着地上无数的“世态炎凉”,让我们倾诚向善的心灵,“不用一钱买”地沐浴了理智和真情的阳光,让善的持续为善,让无知冷酷的邪恶自然消亡!

  今日大早醒,方看秋日私语中秋诗:

  感恩生活!

  “梧桐疏漏影,蝉鸣绕空梁。西风扫檐珠,冷月泛菊黄。凭栏渺霄汉,明月自悠悠。莫使韶华负,流云过轩窗。”还说是“今天中秋,断断续续的下了一天的雨”。

  感恩太阳!

  我这才知道,虽在邻县,气候不同。同在中秋,心境也异。与其“西风”“冷月”凄凉有之,不如“菊黄皎月”和之!于是,兴之所至,“打油诗”即至:

  本来我已经着好衣裳要准备出门去转转了,但仅仅因为这深秋的暖阳无声的挽留,我的脚步款款来到沐浴秋阳的窗边,写下了这些不是“作家”的文字,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文章”了。

  “昨夜早眠去,大早看诗章。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写於2018年10月29日

  含雨中秋君,多晴这里郎。

  相邻非万里,境况不一般。

  何日有缘遇,菊黄皎月篇?!”

  一个中秋,雨之至相隔一天。在她者当天,在我者前日。地域不同而境遇不同,势所必然;时间不同而下雨则同,遇雨虽同而心情不同,也是因人而异不足为怪。好在其能“莫使韶华负,流云过轩窗”,我也能“何日有缘遇,菊黄皎月篇?!”无论各自面临的现实如何,理想的追求没有淡忘丶前进的脚步也不迟缓。

  这也就够了!

  看得见的人少,听得着的人多;谈得来的人少,想得到的人多;好得来的人少,过得去的人多。

  这就不错啦!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我说太阳实在天天圆。只是,有人嫌太阳太刺目太耀眼不能霸占丶有人说太阳高高在上难以高攀。但我要说,就算月亮,不管她圆不圆,虽然不刺目不耀眼,咱们谁能高攀得上呢?

  我还想,美好的东西是宇宙的自然,不是某人的私产,为什麽一定要要求“高攀得上”呢?难道我们沐浴着太阳和月亮的光明照耀丶感受着太阳的温暖和月亮的温存,不就是一种最神圣最美好的美满吗?

  写于2018年9月25日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