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动向,G20峰会何去何从

原以拯救“金融危机”为核心出发点的G20何去何从,正面临严重考验,G20应该尽可能避免因成员国过多而造成的“议而不决”劣势。

仅仅两年时间,G20的议题似乎被彻底颠覆。

11月11日,G20峰会将在首尔拉开帷幕,这也是G20机制形成以来的第5次G20首脑峰会。

两年前,华盛顿峰会讨论的问题是钱太少,如今的首尔峰会,问题则是钱太多。

很显然,G20峰会因全球金融危机而生,G20机制在金融危机中确立了自己的国际地位。尽管G20确立了机制化之路,还将继续把脉全球经济的发展脉搏。但随着“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到来,早在6月G20多伦多峰会召开时,就开始引发对G20未来作用的质疑。

几个月以来,G20首尔峰会的准备工作,都无法偏离一个主题:汇率战。G20的议题从金融危机爆发后的货币缺口,演变为今朝的货币泛滥。

面对金融危机艰难时刻的远去,G20应如何适应“后危机时代”这个新的国际环境,如何完成从“拯救危机”使命到“经济复苏”使命的转换,似乎变得迫在眉睫。

推荐阅读

本报记者 毛玉西、李明波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1、商讨议题: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议题趋于细化与分化

金融危机的肇始国美国,也突然从被“救助”的对象,演变为炮轰的靶子,G20开成了G19+1。

尽管G20首尔峰会的议题中,依然包括经济复苏、金融监管等涉及全球经济的议题,但从历次G20议题的变化趋势来看,伴随着金融危机最艰难时刻的过去,G20协商的议题呈现出更加细化、更加分化、达成共识更难的趋势。

“G20应当注意的是,美联储不需要与任何国际机构协调QE1,QE2这样的货币政策。这是国际框架中的一个主要漏洞”,Bruegel研究员Vito
Tanzi分析说。

2008年11月在华盛顿首次召开的G20峰会,首次提及国际金融秩序改革。当时,全球蔓延的金融危机引发发展中国家对不公正国际经济秩序的声讨。如今,首尔召开的第五次G20峰会,终于就IMF改革的具体方案达成了一致,落实了前4次G20峰会逐步达成的共识,共识的达成花费了2年时间。

伴随着金融危机而生的G20峰会,已然走过一个轮回。这一因危机而起的议事模式,当何去何从?

从第4次G20多伦多峰会以来,二十个成员国针对金融监管、银行税、金融交易税、退出政策、汇率等具体议题,都正出现激烈分歧。可以说,伴随G20国际论坛地位的确立,这一方面标志着新兴经济体走进了全球经济治理的舞台,另一方面也预示着G20商讨的议题趋于分化。

G20的变与不变

2、合作氛围:

1970年代,美元危机之下的美国推动七国集团成立。随后20多年间,G7在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中发挥着核心作用。

从“抱团取暖”到争吵

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各国经济遭重创,力不从心的G7主动提出召开G20峰会,于是有了是年11月的G20华盛顿峰会。

第1次、第2次G20峰会是“危机应急”,类似向金融机构注资、刺激经济方案、反对贸易保护、限银行高层薪酬等措施,都是为了化解日趋蔓延的金融危机,提振各国对全球经济复苏的信心,呈现各国“抱团取暖”的团结姿态。2008~2009年的前两次峰会上,G20成员国的合作相对容易,因为不合作大家都“遭殃”。

当世界经济还处在风暴眼中时,华盛顿和伦敦G20峰会推动了各国刺激经济的力度,联手进行财政扩张活动,承诺到2010年底推出总额达5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同时维持扩张性货币政策,恢复金融系统的正常信贷流。

去年9月第3次G20匹兹堡峰会,正式确立了G20的国际论坛地位,也预示着G20的争吵氛围趋于突显。

在华盛顿和伦敦的两次努力是G20所作出最富有成效的行动。

今年6月,多伦多G20峰会在全球经济复苏脆弱、复苏幅度不均匀的背景下召开,G20成员国在商讨的重点议题上出现了争吵。当时,美国的首要任务在于“促就业、保增长”,欧盟的任务在于“削债务、度危机”,新兴经济体的核心任务在于“保增长、求发展”。

但当匹兹堡峰会召开时,各种经济数据呈现出乐观态势,各经济体由于经济复苏步伐不一致,G20内部矛盾开始初现。

多伦多G20峰会表明,全球经济危机不再是“铁板一块”,应对经济复苏出现重大分歧,争吵的氛围一度甚为高涨。

美国开始警告各国全面复苏路程尚远,不应过早撤出经济刺激政策;而作为欧元区则同意立即退出不现实,但应尽早制定“退出政策”,以防财政赤字上升和螺旋式通货膨胀的发生。

3、面临拐点:

到了多伦多,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刺激下,欧美,尤其是德国与美国的分歧更加激烈。美国呼吁各国应继续刺激经济,而德国则主张将财政稳健列为更重要目标。“德美分歧主导了多伦多峰会,让人感觉好像回到了G8时代”,
Jean Pisani-Ferry说。

已迈入“后危机时代”

第五次G20首脑峰会则于11月11日和12日在韩国首尔召开。这是G20首次在新型经济体召开,首次在G8之外的国家召开。

以美国、欧洲、发展中国家三大代表集团之间的分歧,多少表明G20合作需要新的思路,体现了随着“后危机时代”的到来,共同利益趋于“让位”于区域利益、集团利益,甚至是一国利益。对G20来说,应对此前的金融危机是“一项选择”;而支持全球经济复苏则是“多项选择”,各国面临不同的政策选择。

在首尔峰会上,备受声讨的美联储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则凸现了G20经济的难题:央行行为的协调。各国央行一向以独立决策为标杆,独立于国内和国际的政治压力。然而重要如美联储、欧洲央行,其政策通常都会产生溢出效应。

10月31日,
欧盟认为,G20首尔峰会的召开正值关键时期,在应对金融和经济危机中,G20扮演了关键角色,G20目前正处于转折点,其工作重心正从紧急应对危机转向更长期的协调合作。对此,宏观经济研究专家陈凤英提到,面对“后危机时代”,G20正从协同刺激转向协调增长、从短期应急转向长效治理、从被动应对转向主动谋划。她认为,G20正加速从应对金融危机的有效机制转为推动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平台。

从近三年的G20议题可以看出,无论如何争议,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金融体系改革,以及国际金融机构改革是历次G20峰会的三个大方向,但根据当时的经济情况而有所侧重。

G20如何在以发挥容纳更多新兴力量优势的同时,尽可能避免因成员国过多而造成的“议而不决”劣势,是G20在“后危机时代”国际金融治理的重大考验。作为该制度形式的主要受益者,新兴国家有必要联合起来,集体捍卫G20这一制度成果。

G20决策与执行可分离

4、未来走向:

多伦多峰会曾被认为是G20发展的一个拐点。德国与美国在当届G20峰会上激烈交锋,让人又回想起G8时代。

G20或“分化重组”

更重要的是,在共同宣言中,以往的共识骤减,而更像是各国的立场罗列。例如在最为关键的“缩减开支还是继续刺激”的争议上,奥巴马呼吁各国继续刺激经济没有得到响应;欧洲希望将财政稳健提升到与经济增长并重的位置;而中国则表示各国须审慎把握经济刺激政策退出的时机、节奏和力度。

随着美国经济复苏步入正轨,随着声势浩大的“伐美”声音减弱,全球经济呈现了新的局面:美国经济成为G20合作的“受益者”,欧洲反倒成为危机后遗症的“受害者”,新兴经济体继续充当G20的“参与者”。如果美国经济复苏之后无须再依赖G20平台,原以拯救“金融危机”为核心出发点的G20何去何从,正面临严峻考验。

因此多伦多峰会被解读为,各国合作应对危机急迫性的动机已失,全球经济治理再次沦为各自为政的无政府状态。

在G20首尔峰会召开前夕,美日两国多次发出信号,拟将中国稀土议题提交G20。很显然,如果中国稀土问题被提交G20,这表明以美日为代表的私利开始“入侵”G20,G20有可能成为少数利益集团谋利的工具。

“G20虽然在效率和执行力上存在问题,但如果没有它,世界经济现在的情况会糟糕得多”。Jean
Pisani-Ferry对记者表示。

G20峰会是世界主要经济体对金融危机这一特殊事件的产物,如果今后缺少了这一外部压力,G20的制度凝聚力有可能下降,丧失“危机时代”的号召力。新兴国家之间由于发展阶段和经济结构方面的重大差异,再加上自身利益诉求和制度偏好分歧不小,这也可能进一步加剧G20的制度失效。6月多伦多G20峰会的类似担忧,其实并非杞人忧天。

他进一步解释说,G20提供的是一张安全网,保证各国政策“不过界”,否则将受到其他国家的集体压力,“正因为存在G20,才能让世界没有重蹈1930年危机的覆辙”。

新闻背景

“各个经济体都有各自对G20的需要。”位于布鲁塞尔的经济智库Bruegel主任Jean
Pisani-Ferry对本报记者分析称,这是一个在现有经济体系下,各国的决策者能以前所未有的程度进行沟通和磋商,避免某个经济体的经济政策跨界的“安全网”。

G20峰会

11月10日,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李勇在参加“全球经济治理与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上也承认G20的作用,他表示G20在促进全球经济复苏、改革国际金融体系以及加强金融监管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我们期待巩固G20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平台地位,确保G20机制在健康轨道上向前发展,积极推动建立公平、公正、合理、有序的国际新秩序”。

从华盛顿到首尔

下一届G20主席国法国已经将设立G20秘书处列为主要议程,意在增加G20的执行力。萨科齐已经押宝在明年的G20上,希望借积极推动取得成果,来挽回他在国内急转直下的支持率,为2012年的总统大选加分。

第一次:G20华盛顿峰会

然而同样来自法国的Jean
Pisani-Ferry对此设想并不感冒。他认为G20是一个由各国政府首脑参加的峰会,作用是勾勒宏观政策方向,“而在各个领域有专门的具体执行机构,有IMF,有世界银行,有WTO,这些应该是在大方向下具体操作的机构。”

时间: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也认为,“G20可以直接要求国际机构提供一些报告,例如国际清算银行提交的关于全球金融监管的报告,即《巴塞尔协议III》。我觉得这突显G20在今天全球治理方面的重要地位”。

2008.11.14~15

张宇燕将G20比喻成当今世界20个大股东组成的董事会,可由董事会负责做出重大决策,特别是一些政治决策,之后由IMF等具体机构负责执行落实。

背景:金融危机爆发、大规模救市行动后,各国应对金融危机也进入新阶段——全球联合推动金融体系改革。

成果:在五个领域达成共识应对危机。通过应对金融危机的3600字《华盛顿声明》。分析了危机产生的根源、说明各国采取并将采取的行动、阐述改革金融市场的原则,承诺各国将继续致力于对开放的全球经济。

第二次:G20伦敦峰会

时间:

2009.4.2~3

背景:中国、欧盟、俄罗斯等交替发声,呼吁改革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终结美元独霸时代。

成果:G20将为IMF和世界银行等提供总额1万亿美元的资金,大幅增加IMF特别提款权(SDR)规模2500亿美元,纾缓贫穷国家财政压力。此外,G20在打击避税天堂、反贸易保护主义、限银行家薪酬、刺激经济方案都形成了共识。

第三次:G20匹兹堡峰会

时间:

2009.9.24~25

背景:持续1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呈现复苏迹象。而复苏的背景下,不同国家针对经济刺激计划的态度出现明显分歧。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成果:在五个领域达成共识应对危机。通过应对金融危机的3600字《华盛顿声明》。分析了危机产生的根源、说明各国采取并将采取的行动、阐述改革金融市场的原则,承诺各国将继续致力于对开放的全球经济。

第四次:G20多伦多峰会

时间:

2010.6.26~27

背景:世界经济复苏缓慢,全球经济受到了欧洲债务危机的新冲击波,面临新的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

成果:发表《多伦多峰会宣言》,与会领导人强调采取下一步行动,推动世界经济全面复苏。宣言说,G20迄今的合作努力取得良好成果,认为世界经济恢复了增长,但严峻的挑战依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