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数字出版发展大趋势盘点,正式上线

17日,历时三年、投资2485万元,由自治区新闻出版广电局主管,新疆电子音像出版社、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主办的新疆网络手机出版平台正式上线。这是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式批准互联网出版资质的新疆唯一以维吾尔文、汉文、哈萨克文3种文字出版图书、电子音像出版物及期刊的专业网络手机出版平台,互联网英文域名为www.dudu-book365.com,中文域名为“读读精品出版网”。

在刚刚过去的十一五期间,我国数字出版继续高歌猛进,产业收入逐年大幅度递增。2006年为213亿元,2010年为1051.79亿元,2010年总收入约是2006年总收入的5倍。在短短几年内产值突飞猛进,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数字出版的影响力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2011年,数字出版从星星之火发展成燎原之势,孕育着中国出版业大变革的信号。政策层面,十七届六中全会将文化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并明确指出要加快发展数字出版等新兴产业,新闻出版总署组织召开的首次数字出版工作会议对数字出版产业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及重大布局;产业层面,传统出版数字化进程加快,以手机阅读为代表的数字阅读异军突起,业界探索全面推进。数字出版产业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据了解,该网站由数字化制作平台、数字出版平台、网络营销平台和数字印刷平台四个子平台组成,集阅读、创作、销售于一体。目前,数字化制作平台已完成维、汉、哈、蒙、柯、锡及英文、土耳其文、斯拉夫哈文、阿拉伯文等十余种电子书制作,已完成各文种电子书5000余种。电子商务平台已完成与各大网络书店的链接,并在各大网站开办了十余家网络直销书店。

专业电子书阅读器走向边缘化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尽管,在过去的一年里,全球专业电子书阅读器龙头亚马逊旗下Kindle依然保持了高速增长;尽管,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专业电子书阅读器领袖刘迎建依然在各种场合坚持不懈地高举电子书大旗;但是,即便有如此之多的尽管,中国专业电子书阅读器市场遭遇最冷酷寒流甚至走向边缘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在笔者看来,其中最具标志性的事件有三:首先,汉王股价由去年5月最高点的175元人民币跌至今年11月最低点的15元;其次,各大出版社竞相推出的自有品牌专业电子书阅读器已集体人间蒸发;最后,各大论坛、峰会、沙龙已绝口不提专业电子书阅读器,唯恐落下过时之罪名。

海外巨大加快拓展中国市场

种种迹象表明,作为数字出版领域为数不多的全球平台级龙头企业,苹果和亚马逊正在加快对中国市场深度拓展的步伐。

9月23日,上海南京东路苹果零售店开业,这是继北京三里屯店和西单大悦城店、上海浦东店和香港广场店之后,在中国大陆市场的第5家苹果官方零售店,事实上,它也是全亚洲最大的苹果官方零售店。11月18日,苹果App
Store中国区应用商店正式支持人民币支付,此举堪称苹果在中国市场本地化进程中的一大步。12月6日,iPhone
4S正式通过中国工信部电信设备认证中心检测并获得入网许可证,此时距iPhone
4S北美首发不过一个月有余,创下苹果中国区同步导入最新产品的历史纪录。

10月27日,亚马逊全球运营高级副总裁马克奥纳托和亚马逊中国区总裁王汉华在昆山联合宣布卓越亚马逊改名为亚马逊中国,启用短域名z.cn,同时宣布亚马逊中国最大的运营中心昆山运营中心投入使用。除此以外,长期以来对Kindle入华事宜一直讳莫如深的王汉华近来也一反常态,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引入Kindle进度。

对于中国数字出版业来说,苹果、亚马逊对中国市场前所未有的重视意味着巨大的风险与机遇,风险在于全球平台级龙头企业可能会挟先发优势占据行业主导地位,机遇则在于借助全球平台级龙头企业刮起的付费风潮挖掘与培育本土消费者。

智能手机领跑移动数字阅读

今年,伴随着产业链的进一步成熟,全球范围内以电子书、平板电脑、智能手机为代表的三大移动数字阅读终端销量出现大幅度增长,中国地区更是超越全球平均增长幅度。不过,如果从绝对数字来看,电子书、平板电脑与智能手机之间的差距已渐行渐远。

日前,全球知名分析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最新研究报告:今年第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为2390万部,比前一季度增长了58%,略高于美国,当仁不让地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与此同时,电子书、平板电脑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依然徘徊在百万台级别。

可以预见的是,伴随着智能手机双核化、大屏化、省电化,一直被大肆渲染的媒体替代革命将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互联网转移到手机,由此而来,其话题中心也必将从互联网是否会让书籍消亡演变成手机屏幕是否会替代纸张。

事实上,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2010-2011年中国数字出版年度报告》显示,去年中国数字出版产业总收入达到1051亿元,其中,手机出版收入达349亿元,占整个数字出版的33.26%。2010年5月,中国移动宣布数字阅读业务正式上线;2010年6月,中国联通快速跟进布局;2010年9月,中国电信天翼阅读平台正式运营。三大电信运营商旗下数字阅读业务正凭借其优势的资源渠道、便捷的收费方式、比较完整的利益分配模式,在中国数字出版领域逐渐崭露头角并大有管道为王之势。

电子书包上升为国家战略

2010年,虹口区教育局与中国电信及几家主要相关出版社和数字出版网站签署了四方数字出版协议,上海市电子书包计划在虹口区试点推广。此后,包括广东、江苏、北京、四川、重庆在内的多个省市均已部署试点单位。显而易见,全社会都希望减轻学生的书包负担,电子书和电子化教育教学相结合是大势所趋。

2011年,新闻出版总署在其《新闻出版业十二五时期发展规划》中第一次明确将电子书包研发工程列入十二五重大工程项目。十二五期间,中国将大力研究开发以网络环境为依托,由移动终端设备、电子教学服务平台、资源加工出版支撑体系以及教育教学数字内容共同构建,参与者通过使用终端设备来进行教学活动的电子书包工程。工程一期启动电子书包研发工作并展开小范围试点;二期进行优化调整并在部分地区推广;三期在全国范围推广。

相关阅读 柯尼卡美能达:数字梦想照亮印刷未来海德堡Primefire
106数字印刷用于药包柯尼卡美能达·科印杯
数字印刷精品赛数字印刷在悄悄挤压传统印刷空间佳能进入数字标签印刷标签印刷依一枝独秀
市场潜力远未释放数字出版产业基地开始发力

2010年8月,新闻出版总署发布了《关于加快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十二五末,在全国形成8家~10家各具特色、年产值超百亿元的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或国家数字出版产业园区。

2008年7月16日,中国第一家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落户张江。2010年4月,第二家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落户重庆北部新区。此后,杭州、湖南、武汉、北京、广东和西安等地的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陆续获批,截至2011年年末,全国范围内符合要求的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或国家数字出版产业园区已达到9家,总产值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产业链深度融合加速

作为一个由各种不同类型资源共同催生并爆发的新型产业,数字出版产业链的长度可想而知。中国数字出版产业也一直呼唤与期待一个开放的发展平台,从全产业发展的高度,会聚内容制造、版权运营、营销推广、硬件终端设计及制造等产业核心环节的关键企业,共同构建数字出版产业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方案、新模式,推动中国数字出版产业的高速健康成长。应该说,近年特别是2011年以来,新闻出版业对数字技术发展的反应更加敏锐,不少传统出版企业加速数字化转型,纷纷整合内容和技术资源,搭建内容资源数据库,自主开发或与技术商密切合作,推出数字出版产品,与电信运营商开展多方面合作,大力拓展手机出版业务等新业务。加速推动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的深度融合,加速推动多种传播载体的整合,加速数字化生产方式、传播方式的改造,成为了业界的共识。

立体复合出版日渐风行

纵观国际出版传媒业,排名前十家的出版集团都隶属于大型媒体集团,像兰登书屋从属于贝塔斯曼集团,哈珀柯林斯从属于新闻集团,麦克米伦从属于霍兹布林克集团除了范围经济这一典型特点外,这些大型媒体集团在数字化时代给我们的一个启示是,伴随着产业融合的加深,复合出版势在必行,即同一内容可以通过报纸、书籍、网络等多种载体发布,最大限度地实现资源的充分利用,减少重复投入,降低出版成本。因此,如何针对不同的载体需要,对原始内容要素进行标准化、数字化的加工和存储,都是出版单位在转型时必须一并考虑好的问题。实际上,这是数字出版赋予出版新的定义和外延,不仅是对内容资源的最大化开发,也是对传播、发行的最大化利用。一年来,国内新闻出版企业纷纷探索,很多优质内容得以在纸书、电子书阅读器、PC、平板电脑、手机上立体呈现,获得不俗的利润。更主要的是,立体复合出版探索了一条全新的道路,成为发力数字出版的着力点。

年度名人语录点击查看

核心数字

50%
这是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速度!十一五时期,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年收入从2006年的213亿元,增长到2010年的1051亿元,连续5年增幅接近或超过50%。

值得注意的是,手机出版、网络游戏出版和互联网广告3项产值均超过300亿元,占数字出版总产值的95%左右,成为数字出版产业的主力军。2010年数字出版总产出占新闻出版业总产出的比例已接近10%,成为新闻出版业重要的经济增长点。

25%
这是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即将迈上的新台阶。《数字出版业十二五时期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到十二五时期末,我国数字出版总产出力争达到新闻出版产业总产出的25%,在全国形成8家~10家各具特色,年产值超百亿元的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或国家数字出版产业园区,建成5家~8家集书报刊和音像电子出版物于一体的海量数字内容投送平台,形成20家左右年主营业务收入超过10亿元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出版骨干企业。

38.3亿元
这是我们必须正视并关注的一个数字。在2010年我国数字出版产业1051亿元的总产值中,电子书、数字报和数字期刊3项收入的总和只有38.3亿元,仅占到3.46%的份额。尽管在过去几年数字出版产业一直保持高速发展势头,但传统出版企业数字出版总产出在整个产业中的比例始终偏低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明显改观。加快内容资源整合,推出一批优质数字出版产品是传统出版企业努力的方向。

9家
这是数字出版产业聚集效应的集中反映。截至2011年7月,新闻出版总署批复的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已达到9家,另有3家国家音乐产业基地和6家国家动漫游戏产业基地。基地在引进重点企业、落实重大项目、开发重点产品等方面作了大量工作,产值逐年递增,基地的聚集和辐射效应初步显现,初步形成了政策引导、项目带动、基地孵化的产业发展新格局。

相关阅读 柯尼卡美能达:数字梦想照亮印刷未来海德堡Primefire
106数字印刷用于药包柯尼卡美能达·科印杯
数字印刷精品赛数字印刷在悄悄挤压传统印刷空间佳能进入数字标签印刷标签印刷依一枝独秀
市场潜力远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