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痉详证

庐江刘宝云∶《产宝》所载方药甚详,独无产后中风、角弓反张一证。按产后中风,因怀胎时多啖生冷,脾胃受湿,复经乳卧之后,津液内竭,履地太早,脱着不时,以致风邪乘虚入于足太阳之经。其证发热头疼,或时不热,喘息痰咳,言语不伦,渐觉牙关紧急,十指微动,如摸物之状。加以项背强直,或哑或叫,目睛直视,肠滑不禁,身如反弓,转侧不仁,如此十无一生,《活人书》谓太阳发痉是尔。凡产后初得发热,常须审视,若唇急舌謇,手指微动,便以中风药品急治之。用药归荆汤、独活酒。附在湿门。独荆散、防风散、续命汤。

是痉之讹,而前辈别立义训者误;痉本燥病,而玄晏偶及寒湿,后学执泥不移者亦误;痉以内燥而招外邪,诸家析内外为二证者更误。盖此疾实不多有,则前人未免臆揣为说,否则徒剿袭陈言,无有发明,此编所取不多者,良由此也。

见附妇人方中。男女通用。

名义 当作痉,传写之误也, 者恶也,非强也。

劲痉二字,谐体谐声,而痉之病状,有项背劲急反张之相,则从痉字无疑。若
字于义莫解,故当以痉字为正。

病因亡血邪袭
原其所因,多由亡血,筋无所营,故邪得以袭之,所以伤寒汗下过多,与夫病疮人,及产后致斯病者,概可见矣。

方书皆谓感受风湿而致,多用风药。予细详之,恐仍未备,当作气血内虚,外物干之所致。盖人百骸九窍,必本气血荣养,始能运动。观《内经》云,足得血而能步,掌得血而能握,目得血而能视等之可见。盖筋脉无血荣养,则强直不能运动,
病之症是也。但因有数者不同,是以有气血不能引导,津液无以养筋脉而致者;有因津血不足,无以荣养筋脉而致者;有因痰火塞窒经隧,以致津血不荣者;有因真元本虚,六淫之乘袭,致血不能荣养者。

虽有数因不同,其于津血有亏,无以滋养经脉则一。详先哲谓汗下过多,及病家产后,与夫耗精耗血之病,皆能作
,其意可见。学人不可力执局方,专用风药而疗,在乎分因用药可也。

病因血液枯燥
愚谓痉之为病,强直反张病也。其病在筋脉,筋脉拘急,所以反张。其病在血液,血液枯燥,所以筋挛。观仲景曰∶太阳病,发汗太多,因致痉。风病下之则成痉。疮家不可发汗,汗之亦成痉。

只此数言,可见病痉者,多由误治之坏证,其虚其实,可了然矣。自仲景之后,惟陈无择能知所因,曰多由亡血,筋无所营,因而成痉,则尽之矣。但惜其言之既善,而复有未善者,曰血气内虚,外为风寒湿热所中则痉,斯言不无又误。若其所云,则仍是风湿为邪,而虚反次之。不知风随汗散,而既汗之后,何复言风;湿随下行,而既下之后,何反致湿。盖误汗者,必伤血液;误下者,必伤真阴。阴血受伤则血燥,血燥则筋失所滋,筋失所滋则为拘为挛,反张强直之病势所必至,又何待风寒湿热之相袭而后为痉耶。且仲景所言、言不当汗而汗也,不当下而下也。汗下既误,即因误治而成痉矣。岂误治之外,必再受邪而后成痉,无邪则无痉哉。此陈氏之言,不惟失仲景之意,而反致后人疑惑,用持两端。故凡今人之治此者,未有不以散风去湿为事,亦焉知血燥阴虚之证,尚能堪此散削否,此不可不为辨察。

六气为病,皆能发热。然寒与热相因,暑与湿相从,独燥与湿相反。湿病多得之地气,燥病多得之内因,此病因之殊同也。病机十九条,燥症独无。若诸痉项强皆属于湿,愚窃疑之。今本论有痉湿之分。又曰∶太阳病,发汗太多,因致痉。则痉之属燥无疑也。夫痉以状命名,因血虚而筋急耳。六气为患,皆足以致痉。然不热则不燥,不燥则不成痉矣云云。夫痉之始也,本非正病,必夹杂于他症之中。人之病此者,世医悉指为风,所以不明其理。善医者必于他症中审察而预防之。

病专在经
痉病,经病非脏腑病也。脉者人之正气正血所行之道路也,杂错乎邪风邪湿邪寒,则脉行之道路,必阻塞壅滞,而拘急蜷挛之证见矣。是病悉在人经络隧道中为患耳,虽与脏腑相属,而究不同于病在脏腑,故曰经病也。

脉候 太阳中湿病 ,其脉沉与筋平。刚
太阳中风,感于寒湿者也,其脉往来进退,以沉迟细,异于伤寒热病。

其脉沉弦而迟,亦或带紧,此为恶候,不救者多。若脉如雨溅,散出于指外者,旦暮殂也。

新产血虚,金疮出血过多,皆能成痉。惟脉虚小可治,若实大者难愈也。

总证
风痉者,口噤不开,背强而直,如发痫之状,其重者耳中策策痛,卒然身体痉直者死也。

痉者,口噤不开,背强而直,如发痫之状,摇头马鸣,腰反折,须臾十发,气息如绝,汗出如雨,时有脱。

易得之者,新产妇人,及金疮血脉虚竭,小儿脐风,大人凉湿,得痉风者皆死。温病热盛入肾,小儿痫热盛皆痉。痉喑厥癫皆相似,故久厥成癫。审察之,其重者患耳中策策痛,皆风入肾经中也。不治流入肾,则喜卒然体痉直如死。

太阳风
证候,始则发热腹痛,喘息涎浮;次则牙紧头摇,十指微动;渐加项背强直,转侧不仁;甚者昏困失音,目睛直视,滑泄不禁,身腰反张,如此则十不救一。

初发来,多有腹痛之证。

病发身软时醒者,谓之痫;身强直反张如弓,不时醒者,谓之痉。

外证发热恶寒,与伤寒相似,但其脉沉迟弦细,而项背反张强硬,如发痫之状,此为异耳。

刚柔 太阳病,发热不恶寒无汗为阳痉,发热恶寒汗出为阴痉。

当察其有汗无汗,以分刚 柔 ,无汗葛根汤主之,有汗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刚柔二 与阴阳二痉是如何? 亦作痉,阳痉属刚 ,阴痉属柔 。

澳门新萄京网址,王朝奉刚柔二痉,《金匮》栝蒌桂枝汤、桂枝加葛根栝蒌汤、《金匮》葛根汤。

合面而卧者为阴痉,仰目者为阳痉。

若发热畏寒无汗,开目仰卧,口燥渴,脉浮紧而数,此属阳,名刚
。若自汗不恶寒,闭目合面,四肢不收,口中和,脉沉细而涩,此属阴,名柔
。夫二 皆有搐搦反张口噤咬齿等证,但刚
手足抽掣,极能骇人;柔四肢不收,时或发作耳。

本论以太阳病有汗表虚为柔痉,无汗表实为刚痉。是以虚实而定刚柔,其辨最切。后人妄以角弓反张为刚,低头视下为柔,谬之甚矣。

痉有数证
二病亦多有之,或为伤寒治,或为风治,故不愈,风犹近之而未的也。雍亲见者数人,略言其状。一人初如伤寒,三数日后,冥冥不知人,亦似柔软,不甚强直,惟忘记口噤不口噤,雍谓此
也。又一人初亦如伤寒,数日后,时作角弓反张,作则口噤不知人,罢则略知人而困,雍谓此痉也。又有伤寒汗后,方坐谈,语次忽瞠目口噤,虽坐如故,而四肢僵硬,不可屈折,少顷即罢,罢而复作,正所谓须臾数十发者,罢则言语如故,雍谓此缘出汗多所致,伤寒痉也,时服桂枝栝蒌而愈。又一儿如伤风,一二日后,不知人,冥冥卧,不语不食,此
也,忽四肢强直口噤,手足背如策肿,手足指皆越开,少顷即定,复稍柔,但冥冥然,雍谓此为
病而加痉者也。又一村人,病二三日后,口噤,身强直反张,觉臂腿长于常日,略知人事,齿缝中能作声,不甚明晓,饮冷水反要火灸,寻衣缝,摸床撮空,无所不至,其症甚怪,时雍思之,只是痉,用大崖蜜汤擦其齿,须臾口得开,数进续命汤遂愈,村人耐疾,使富贵安得不死。又一家父子闭户坐,不出门,人云患锁牙风,使侦之,父子对坐,各用两手,扳面前一横木,少顷病来,则两手俱脱偃卧,后苏而复坐,父子更起更偃仆,以仓公当归汤主之,其子遂愈,父羸老不救。问风来之状,则自足起,循太阳经而上,过
中至股,分两支,一支循股外而上入腰,则猛掣便侧起。一支循股内而上入少腹,考之于经,太阳无此别支,应是入少阴也。又有一人,行次仰面顾者三,众谓仰面有所视,少顷即倒,舁归反张,数日而没。此疾症甚不一,亦有间者,不能具记。历验之,似微柔软,发痉则极强硬。前人叙此未能尽,雍虽加详而次第紊乱耳。

产后发痉
产后中风痉者,因产伤动血脉,脏腑虚竭,饮食未复,未满日月,荣卫虚伤,风气得入五脏,伤太阳之经,复感寒湿,寒搏于筋则发痉。其状口急噤,背强直,摇头马鸣,腰为反折,须臾十发,气急如绝,汗出如雨,手拭不及者,皆死。

产后角弓反张及诸风病,不得用毒药,惟宜单行一两味,亦不得大发汗,特忌转泻,吐利必死无疑,大豆紫汤,产后大善。

产妇汗多,或因怒厥,皆成此病。

产后汗出多变
,亦令服续命汤,此又难信。既汗多,如何更服麻黄、官桂、防己、黄芩辈,不若大豆紫汤为佳,《太医局方》大圣散亦良药也。

凡产后发热,若舌謇唇急,手指微动,便急作风 疗之。

产后去血过多发 者,以六合汤主之。

产后发
,因去血过多,元气亏极,或外邪相搏。其形牙关紧急,四肢劲强,或腰背反张,肢体抽搐。产后患之,实由亡血过多,筋无所养而致。大补血气,多保无虞,若攻风邪,死无疑矣。

死证 诸反张,大人脊下容侧手,小儿容三指者,不可复治也。

病卧不着席,小儿腰背去席二指,大人侧掌,为难治。

服药后,汗出身和者吉。若脉来沉迟或紧细,而大便自利者,皆死证也。

此证无论阴阳刚柔脉类,总之正衰邪盛,卒难救疗。

治法诸说 其治不宜发汗,针灸为嘉。治之以药者,可服葛根汤。

切不可作风治,兼用风药。

盖痉有虚实,治有补泻。倘表邪未尽,误补则躁烦立至;若阴血已亏,误攻而竭绝何堪。今人且不知痉病为何病,而欲其分别表里,补泻得宜,不可得矣。

若汗多亡阳,下多亡阴,致筋脉失养,不柔和而成痉,无外邪可解者,惟宜补养气血,十全大补、人参养荣、大建中汤选用。

常见
病,多起于产后,及伤寒汗下后,气血大亏,不能荣筋,筋强而然。须十全大补,少佐附子,以行参之气补卫,引归地之性补荣,妙甚。古方重外感,故用续命等药,今人禀受不同故尔。

病乃伤寒坏症,小儿得之,犹有愈者,其余则百难疗一,其实者或有因下而得生,虚者竟无治法,《金匮》诸方,见效绝少。

葛根栝蒌根
守仲景方者,但知刚痉用葛根汤,柔痉用桂枝加葛根汤,而不解金匮于柔痉之脉沉迟者。

在桂枝汤不加葛根而加栝蒌根。盖用葛根,不惟取其解肌之热,而取其体轻,可生在表阳分之津,以润筋之燥急。今因沉迟,沉乃卫气不足,故用桂枝以和之;迟则荣血不足,故用栝蒌根,其体重,可生在表阴分之津。

此仲景随脉浮沉,用药浅深之法也。

发表诸方 仓公当归汤,主贼风口噤,角弓反张痉者方。

当归 防风 独活 麻黄 附子 细辛

上六味
咀,以酒五升,水三升,煮取三升,服一升。口不开者,格口内汤,一服当苏,二服小汗,三服大汗。尝见口噤似痉,略知人事,但坐而顺掣,腰脊仰倒者,亦风
也,服仓公当归汤而愈。《圣惠》治产后中风,口噤不开,秦艽散,于本方去麻黄、细辛,加秦艽、葛根、桂心。

甘草汤,治在蓐中风,背强不得转动,名曰风痉方。

甘草 干地黄 麦门冬 麻黄 芎 黄芩栝蒌根 杏仁 葛根

上九味
咀,以水一斗五升,酒五升,合煮葛根取八升,去滓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分再服。一剂不瘥,更合良。

防风汤,治产后中风,背急短气方。

防风 当归 芍药 人参 甘草 干姜 独活 葛根

上八味 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分三服日三。

治伤寒阴痉,手足冷,筋脉拘厥,汗出不止,宜服白术散方。

白术 桂心 附子 防风 芎 甘草

上件药捣筛为散,每服四钱,以水一中盏,入生姜半分,枣三枚,煎至五分去滓,不计时候热服。《圣济》治伤寒柔
,手足逆冷,筋脉拘急,汗出不止,附子白术汤,于本方去防风、甘草,加独活。

《肘后》疗中风,无问男子妇人,中风脊急,身 如弓,紫汤方。

鸡屎 大豆 防风

上三味,以水三升,先煮防风取三合汁,豆、鸡屎二味,枪中熬之,令黄赤色,用酒二升淋之去滓,然后用防风汁和,分为再服,相去如人行六七里,衣覆取汗忌风。

治产后百病,及中风痱痉。,或背强口噤,或但烦热苦渴,或头身皆重,或身痒,剧者呕逆直视,此皆因虚风冷湿及劳伤所为,大豆紫汤方。

大豆 清酒

上二味,以铁铛猛火熬豆,令极热焦烟出,以酒沃之,去滓服一升,日夜数过。服之尽,更合,小汗则愈。

一以去风,二则消血结。崔氏云∶如中风口噤,加鸡屎白二升和豆熬更佳。《指迷方》荆芥豆淋酒,治风
。荆芥穗四两,大豆半升炒令烟出,好酒一升沃之,去豆不用。上用水三升,并酒同煮至一盅,去滓温服。

疗产后中风口噤,牙关紧急,手足
,如角弓状,愈风散。亦治血晕,四肢强直,不省人事,或筑心眼倒,吐泻欲死。

荆芥

上每服三钱,豆淋酒调下,用童子小便亦可,其效如神。口噤者灌,齿断噤者吹鼻中,皆效。

庐江刘宝治 良方,归荆汤,治风 昏迷,吐沫抽掣。脊背强直,产后中 通用。

当归
荆芥穗上等分末之,每二钱,水一盏,酒少许,煎七分灌下。如牙紧,用铜匙斡,以鸡羽蘸药入口。或用童尿调下,或以芎
代当归亦妙。

妇人新产之后,忽然手足牵搐,口眼
斜,头摇项强,甚则角弓反张,人以为产后惊风,谁知是亡血过多而成痉乎。方用救产止痉汤,人参五钱,当归一两,川芎三钱,荆芥炒黑一钱,水煎服。一剂病轻,二剂又轻,三剂全愈。

血虚之人发 ,或反张,或只手足搐搦,或但左手足动摇,以大秦艽汤主之。

敛液诸方 桂枝加附子汤, 之见证,虽又甚焉,亦理之相似者也。

芍药甘草附子汤,治疮家发汗成痉。

人参建中汤,治痉证多汗者,即小建中汤加人参二两。

攻里方 治伤寒刚 ,壮热头痛,筋脉不能舒展,犀角大黄散方。

犀角 大黄 芎 石膏 牛黄

上五味,捣罗四味为散,入牛黄同研令匀,每服一钱匕,不拘时,煎淡竹叶汤调下。